“噗通———”

乔觉刚开始有些慌乱,四肢猛得乱蹬,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游泳池根本不深。

而且自己貌似是条鲛人诶。

看着乔觉脸色变了又变,反复把脑袋探进水里又伸出来,还笑得极其怪异,江逾白忍不住吐槽道:“你是不是脑袋也被伤了?”

话音刚刚落下,乔觉就皱起了眉梢,小脸写满了痛苦,眼眶都红了。

“好疼……”乔觉垂眸看着自己的腿,忍不住摸了摸泪。

没想到伤口被水浸透会这么疼。

他真可怜。

江逾白缓缓蹲在游泳池旁,笑眯眯注视着乔觉,右手还有节奏敲击着膝盖:“疼就对了。”

不听话的宠物就得好好惩罚惩罚。

多惩罚几次就会乖了。

“信不信我把你砍几刀扔进水里?”对上江逾白透着恶意的凤眸,乔觉脸上非但没有露出一丝害怕,甚至还愉悦地摆了摆尾巴。

欺负自己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就算是任务目标也一样!

“真不乖。”江逾白抬手一挥,把站在一旁轮班的保镖招了过来。

“少爷。”快速跑来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鼻子上有道拇指长短的伤疤,给端正的五官添了几分煞气。

“周适,你去拿几包盐过来。”说罢,江逾白看向水里的乔觉,薄唇缓缓上翘,眼底闪烁着浓浓的趣味。

乔觉瞳孔紧缩,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你该不会想往我的伤口上撒盐吧?”

大白好变态!

竟然对自己做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放心,主人很温柔的。”江逾白弯腰双手捧起水笑道:“你不是鲛人么?大海是咸的,我只是想让这游泳池多些大海的味道。”

乔觉:“……”

这跟伤口撒盐有区别?

乔觉双肩微颤,红了眼,江逾白却不为所动,甚至把手里的水泼向了乔觉:“你看,主人是不是对你很好?”

“你……”乔觉下意识侧过头,可清水依旧顺着浅金色的卷发滑落,染湿了脸颊。

这家伙竟然还敢泼他水?

乔觉眼底掠过冷意,气呼呼地攥紧了血肉模糊的双手。

呵,找死!

坏家伙是都没有好下场的。

“你什么你?你很感动,想让主人多泼几次。”江逾白抖着手上的水珠,缓缓起身笑道:“抱歉,我没兴趣陪小屁孩儿玩游戏。”

“我的主人,你怎么这么讨厌啊?”乔觉刻意加重主人二字,将鱼尾变回了双腿。

就算自己打不过。

但也可以靠神力把大白的家拆了哟!

就让他的主人好好看看,未来的拆家大能是如何把这里毁掉的。

系统注意到乔觉的情绪在逐渐飙升,感觉出声提醒道。

【宿主,请你冷静冷静,你目前只剩一次崩坏人设的机会,如果你想被电击就尽管当哈士奇拆家。】

“你才是狗。”

【狗才不会控制的自己情绪。】

“……”

乔觉使劲咬着自己唇瓣,委屈巴巴的将尾巴变了回来。

行吧。

不气不气。

自己还得攒积分回家。

江逾白再次目睹完乔觉变脸,看着委屈巴巴的可怜样,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动容。

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

想到这里,江逾白放缓了语气:“过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欺负你。”

乔觉心不甘情不愿地游了过去。

这时,周适板着脸小心翼翼试探道:“少爷,还……还要去拿盐吗?”

还没有等到江逾白的回答,周适就发现刚刚还可怜兮兮的鲛人忽然瞪了自己一眼。

“你信不信我捏死你!”乔觉还奶凶奶凶的给周适示范了一下手捏空气。

哼,气急败坏。

怎么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想欺负自己,都没有一个温柔的。

江逾白嗤笑出声:“啧,我们家小鱼原来是条欺软怕硬的小鱼。”

周适:“……”

刚刚自个儿还觉得这鱼可怜。

没想到这么凶。

周适嘴角一抽,默默看向江逾白,见他摆了摆手便自觉离开了。

“我不叫小鱼。”乔觉很不喜欢这个称呼:“我有自己的名字。”

江逾白摊了摊手:“可是小鱼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只能这样叫了。”

“我就不给你说。”乔觉爬出游泳池,抓住江逾白的一只手,用血在他掌心里写了自己的名字。

甚至怕江逾白念错多音字,还在觉字后面写了jue。

“乔觉。”江逾白凤眸微眯,读完手上的两个字直接笑出了声:“原来是小乔妹妹啊!”

乔觉:“……”

有毛病?

江逾白瞥了眼乔觉身上的红裙:“不喜欢妹妹?那小乔弟弟也行。”

乔觉:“……”

忍不住了!

他还是这个家伙给乱刀砍死!

乔觉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无语,好在江逾白还有点良心,见乔觉的伤越来越严重将人给抱回了卧室。

一路上还耐心地顺着毛。

后来见伤口十分严重把家庭医生方愧也请来了。

方愧带着金边眼镜,是个三十左右的成熟男性,可第一次见到人鱼还被惊呆了。

连手里的医药箱都摔在了地上。

好家伙!

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

乔觉褪去红裙坐在床边,双手撑在两旁,漂亮的浅金色卷发披在雪白的肌肤上,雾蓝色的尾巴在阳光下愈发梦幻迷人。

就算满身伤痕也掩盖不住那令人惊艳的美。

方愧给乔觉擦药时,眼神一个劲儿往人家脸上飘,眼底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话说小可爱,电视剧里鲛人泪能治百病,是真的嘛?”

乔觉摇了摇头:“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我哭不下上千次也不见把某人的病治好。”

说完,乔觉还扫了眼站在旁边的江逾白,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嘴里暗示的是谁一样。

方愧本来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冷意,回眸一看江逾白满脸冷色,默默将刚才的话咽了下去。

“擦快点,我们家小乔妹妹的肚子还饿着。”江逾白掏出一根烟,嘴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还有,不该看别看,不然方医生以后恐怕就只能去做盲人按摩了。”

“是。”想到眼前这位的身份,方愧额头冒出冷汗,立即加快速度。

要不是工资高,他可不想做这份工作,天天提心吊胆的。

吓死个宝宝了。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