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安嫔同行进了慈宁宫,就见正殿之中孝庄坐于主位正面带笑意的与人说着什么,待走的进些才见一个男子正坐在暖椅上。

见两人进来,孝庄这才止住话头招手让叶洛坐在她身边。

“臣妾给太后请安。”

安嫔见了孝庄这才安安分分的行了个礼。

“安嫔,身子有孕就不用每日都来请安。”

孝庄的口气颇淡扫了眼安嫔,眸子。

端的平静,听不出也看不出这话中的意味。

叶洛坐于锦杌上,看了眼安嫔知道孝庄定不喜此人,这招摇过市的矫情劲,在久居深宫谋略过人的孝庄眼中只怕是个笑话,想来若不是安嫔如今怀有身孕,只怕今日孝庄定不会见她,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于她。

“太后,每日请安是臣妾的本份,再者臣妾腹中的皇儿必定是喜欢每日都见到他皇祖母的。”

想来这安嫔也不是个傻子,知道孝庄在意她腹中的胎儿,自然是少不了讨好,这太后不在意她总归要顾及她腹中的皇孙吧!皇上子祀少是众所周知,哪有身为太后的不为其紧张。

叶洛懒得理会这宫中的琐事,将目光收回在衣袖中摆弄着带在手腕上的玉镯。

便觉一道目光紧随着自己,抬首望去便见是一直坐于暖椅的男子。

那男子约摸二十几岁的样子,一身绛紫色的长袍,面如冠玉儒雅中带着几分沉稳,一双如墨的黑眸中噙着笑意正和善的看着她。

只是那儒雅俊逸的脸庞却带着不容人去忽略的病态,饶是这大殿之中放了三个火盆,他仍然是披着银灰色的斗篷,面色唇色苍白。

正自奇怪这男子会是谁,按理后宫之中除了皇上,很少能有别的男子出入,如今看他年纪定不会是当今的顺治帝,且历史从来没有记载顺治帝是个病入膏肓的人,想来定是哪位王爷,一些王爷贝勒偶尔进出后宫也是有的,叶洛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清初的王爷贝勒,只是一时找不到附和这男子的身份,心中纳闷便听到安嫔的声音响起。

“见过和硕承泽亲王。”

叶洛一听,便觉一惊……和硕承泽亲王?怎么会是他?

叶洛眸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位清初的王爷她并不陌生,和硕承泽亲王爱新觉罗.硕塞,皇太极第五子,这位王爷身份不简单,是清朝八大铁帽子王中唯一一位文武全才的亲王,能诗善画且其画有“秀润天成,无尘世气”的美誉。

除此之外更让叶洛吃惊的是,这位文武双全的亲王于顺治十一年(1654)农历十二月初五日病逝于北京太平仓胡同的王府中。

顺治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初五,也就是公元1655年一月十二,如今已是1654年年末…………历史记载他病逝年仅27岁。

叶洛猛然抬头看向与安嫔寒暄的男子,暗叹难怪他看起来如此憔悴,现在算来离他病逝不过一个多月!!

27岁…天妒英才,叶洛眸中不由得闪现出一抹重重的惋惜,只是不想这眸中的情绪却被硕塞看了去,叶洛自知失态起身对他行了个中规中矩的礼。

那硕塞倒是个好脾气的面带笑意。

“洛格格不必多礼。”

说完拿出锦帕掩唇咳嗽了几声,他身边的小厮忙扶着他坐下轻拍后背给他顺气。

“你最近的身子怎么就不见好?”

孝庄见他咳的如此费力,面色也苍白的停不下来,不免担心的问。

良久硕塞顺了口气回道:“太后不必为臣操心,不过是些老毛病了。”

他说的轻松,只是带着几分喘不上气的口吻。

叶洛不免又是心中惋惜,目光转向了别处,她本就是个有些多愁善感的人,硕塞与她虽无什么关系交情,只是免不了人之常情的有些怜悯,可惜。

孝庄对苏茉儿使了个眼神,就见苏茉儿从后殿捧出一个紫檀木小盒,交给了硕塞。

“五爷,这是太医院配的药丸。”

硕塞接过药起身谢了恩。

“难得有你还时常来陪哀家。”

孝庄一脸的感慨,硕塞闻言自然知道她话中之意,出口安慰。

“皇上近来公务繁忙,想必早就想着来看太后只是无法抽身。”

孝庄听了却是满面的苦笑,苏茉儿见了宽慰道:“太后,如今洛格格不是来了吗。”

安嫔坐于下首忙附和。

“太后若不闲烦,臣妾愿与皇儿整日都陪在您身边。”

叶洛暗暗看了安嫔一眼,见她将手放在平坦的小腹来回的抚摸,便只觉此人行事太不知分寸,再看孝庄果然是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这安嫔本是坤宁宫中的宫女,一直跟在荣惠身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做了嫔妃,只是本就是山野村夫家的女儿,自然上不了什么台面。若不是如今怀有龙祀,她是万不会见此等人,想到这里孝庄更是不喜,只是面上却挂着笑意拉起叶洛的手。

“洛儿这丫头能来倒是让哀家高兴。”

叶洛也是笑着,只是不言。

硕塞一直暗自打量叶洛,但见她举止端庄,说话得体,便不免想起前几日打趣韬塞的事,如今看来这叶洛也是个聪慧的,与韬塞倒也相配。

安嫔见此面色微微有些不满,但知自己不讨太后的喜,现在有了身孕自然要好好利用,讨太后的欢喜才是重要,也就不再多言。

“格格聪慧,太后好福气。”

听硕塞夸赞叶洛孝庄也是笑道:“是啊,哀家这些侄子一辈,洛儿可是佼佼者。”

叶洛听着笑道:“不过是姑姑抬爱罢了。”

硕塞心中却是有了盘算,起身道。

“臣已待多时就此告退。”

深宫后院并不是男子能待的地方,若不是每个月要用的药丸由太后宫中配出,他自是不能想来便来的。

“嗯,多注意些身子。”

孝庄看着转身出去的硕塞,开口对坐于一旁的安嫔道:“安嫔也回去吧,身子有孕晨昏定省就免了吧!”

安嫔一听倒是欢喜,如今她倒有了在众嫔妃面前夸口的资本,喜不自胜的谢了恩带着宫女离开。

孝庄看着那打扮艳丽的身影,目光微沉。

叶洛心下却是明了,起身扶着孝庄去用宫女早就准备好的早膳,忙活了这一早才算是完。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