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宇宙有四界,分别是人界、仙界、妖魔界和冥界!除了冥界不能直接飞升仙界之外,其他三个界之中的生物都可能在机缘巧合下飞升成仙,只不过是少之又少罢了!而像你这种情况的,若不是吃了极品仙物恐怕生生世世也都只是个魂魄!不过尽管如此,你如今也只不过是个半仙而已。至于灵气外泄嘛....那是因为各个界中的生物不同,他们周身的气场就会不同。像瑶池仙女,周身上下灵气环绕,泛着淡淡的乳色光晕;而妖魔界便只是黑气弥漫,气场令人窒息;至于冥界,就是你身上另一种的气场了,压抑而沉闷的死气!”

“....极品仙物?他妈你别告诉我他玉皇大帝拉的一坨屎也能成个仙物?还是个极品??”她抓狂。

它却笑的好不开心:“呵呵....哈哈...”

婉清皱眉,内心已是极度不满,虽然它笑的声音特别好听....

“别笑了!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怪异么?明明立在我的手指上一动没动,除了那两只特别招人妒的翅膀外。哪里有人会相信其实你一直都在和我对话?你不会就是那什么妖魔界的吧?那你身上怎么没有那什么黑气呢?难道我看不出来?”

“那是因为我还没化形!在妖魔界,没化形成功的生物充其量也只能算个精灵!”

婉清恍然大悟:“那要怎样才能化形?”

“....历劫!挺过便成,挺不过便死....”它幽幽的说,空洞的话语让她突然觉得天气变得异常烦闷。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突然怪异的语气促使婉清愣了一愣。

“你问我什么了?”

“若是....若是....我化形成功,我就嫁给你好吗?”

微风吹过,她仿佛听见自己石化了的声音。许久过后....

“你....你....你是公的母的??!!"

一声轻笑,只见原本立在她的指尖,长时间没有离开的蝴蝶终于有所动作。

它扇动着迷人的双翅,飞向婉清的唇边,在她尚未反应过来之际,唇上传来的酥麻感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它....它.....它亲了她??她居然被一只蝴蝶给强吻了?!

不是吧??老天啊!!你涮她玩儿呢??

婉清瞪着个斗鸡眼,直视着她唇上的那只黑色凤尾蝶,呆若木鸡!

而某蝴蝶却在轻笑中缓缓飞离她的红唇,留下了一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咯!”便渐渐消失在婉清的视野里,连带着她周身所有美丽的蝴蝶一并消失,只剩下她一人可怜的傻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她被一只蝴蝶给强吻了?她被一只不知道是公是母的蝴蝶给强吻了??她被一只吵着闹着要嫁给她的蝴蝶给强吻了???

“额!!滴!!个!!亲!!娘!!啊!啊!啊!啊!”

“柳月婧!!你又给朕发什么疯!?”

正当婉清持续发泄,却被一道熟悉到郁闷的声音打断,为什么郁闷呢?为毛又听见那冷气皇帝的别具特色的吼声呢?难道古代的皇帝其实都特别的闲?他就没有别的事情做?怎么老是跟她过不去??

只见那位阴魂不散的冷气皇帝又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但这次,他身边还有着一位艳若玫瑰的绝色尤物,同时站在离她不远处的亭子里。

看着那女子的穿着打扮,一袭的红色宫装,一身的金光闪耀,显然又是一位正得宠的贵妃,就是不知道品级为何?淑妃不久前见过了,那这位是?良妃?德妃?

跟她有毛个关系?

好吧,她承认心里的确有点不舒服,明知道帝王家的人更不可能专情。呵呵.....

刚刚还在床上和你缠绵眷澈的男人,转身间却又搂着另一个女人出现在你的面前!更何况这是一个论风姿绝色丝毫不输给你的女人.....若是你,你还能开心的起来么?

婉清像模像样的远远朝着他行了一个规规矩矩的见礼,行罢也不等他的反应就转身准备走人,可惜就连她想眼不见心不烦都不行。

“你给朕站住!”

背对着他,婉清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身后响起他的脚步声,大力的像是踩在她的心尖上,使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却怎么也不敢转身!以至于当脚步声停在她的身后时,她仿佛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莫名的紧张,她懊恼,出轨的又不是她,她害怕个毛啊?!

想罢婉清豁的转身。佯装冰冷的眼在对上他那喷火的眸子时却非常丢脸的飞快融化了....

“干....干什么叫本绝色!”她的眼神飘向四周就是不敢看他。该生气的是她好不好?被背叛的人又不是你,你发什么火?!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当听见她的声音时,心里突然隐隐有种惊喜的感觉!可是,身为一国之君的他,总不能为了个女子而失了该有的仪态吧?但当她看见自己搂着另一个女人时,表情却是那么的淡漠时,他是真的愤怒了,那种不被人在意的感觉生生激怒了他。

“堂堂华东第一贵妃,竟没有半点规矩,居然在皇家园林里大吼大叫,你这样成何体统!”

婉清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那你把我废了吧,要不解气的话,就直接往那什么冷宫里一踹,更爽!”

冷气皇上闻言,更是气的差点没蹦起来:“你以为朕不敢吗?!”

她看着那张虽被她气成了铁青色,但依然帅得离谱的俊脸,心里很是奇怪。自她穿越过来,这家伙被她气的不知几次,而且每次都会把他气成这幅德行,可每次都不见他把她怎么样过!难道一国之君都是这么好脾气?倒不是她秋婉清犯贱找抽,只是有点疑惑。难道她是什么大官家的掌上明珠?他为了权衡利弊不得不对她一再容忍?

许是婉清眼里的探索太过明显,冷气皇上原本被她气成铁青色的脸居然在她的惊异下慢慢变红....

不会吧?这家伙害羞了??婉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从地上一蹦而起,直接跳进了他下意思中张开的怀抱。

但见她深情款款的捧起他的俊脸,包含爱意的轻启朱唇:“你丫的脸怎么红了?”

身下的人一个没站稳,连带着婉清也是一个踉跄。

他涨红着脸,佯装威严:“你给朕下去!”

她嬉笑,掐起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你怎么跟个炸药包似的一点就着?”

他听她这样笑他,一把将她从他身上狠狠的扯下,转身就走向亭子里,将那一直杵在那的绝色尤物往怀中一带,用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对她宣布:“贤贵妃柳月婧,触犯宫规,罚俸三个月,闭门思过一个月,以儆效尤!”

婉清一直都在原地安静的看着他的言行,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他这是在跟她赌气吗?

正在这时,那个一直不曾出声的绝色尤物却在此时张开了她那张血盆大口,至少在婉清眼里是这样的。

“皇上!是不是太重了点啊!闭门思过一个月不就什么人也不能见了吗?”

比那女人更贱的声音听进了她的耳里,使她顿时无比怀恋之前的那只色蝴蝶。比起它的悦耳动听,这女人的声音好比乌鸦在唱夜来香,那叫一个来不了!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