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生坐在座位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陈标子洗牌,而王老虎点了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对面的丁长生,此时的丁长生在他眼里就是只肥的不能再肥的肥羊。

“第一把,每人三张,交替发牌”。陈标子一边发牌,一边说道。但是谁都没有理他。

丁长生装作很激动的样子,草过自己面前的牌,站起来草到屋角去看,一张十,两张S,这是一付很大的牌了,回到桌子上边看着对面的王老虎,仿佛是一个正在搏斗的公鸡,脸色绯红,一看就是一个赌徒的样子。

“下面请亮牌”。陈标子目不转睛的说道。

“我这次一定赢”。话没说完,丁长生一下子将自己的牌翻了过来。

王老虎看了看对面的丁长生及丁长生的牌,不禁摇摇头,脸上露出一副轻蔑的神色,这真是一个菜鸟。

接下来的赌盘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直到丁长生将壹万元输光,这个时候陈标子和刘麻子坐不住了,纷纷要求王老虎退下,好让他们和丁长生玩玩,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是上帝要是想让一个人灭亡,那么首先就是让他疯狂,而今晚的王老虎就是这样,壹万元,他已经很久不知道一万元是什么样子了,而这个任人宰割的菜鸟送上门来,原本是想让丁长生背一屁股债,没想到这家伙带来了真金白银。

“不行,谁都不换,我把钱都输给他了,凭什么让他走,我得把我的钱赢回来”。丁长生情绪激动的说道,那个样子真是像一个输疯了的赌徒了

“看到没,小是我不想下来,是丁小弟要翻本,好吧,还是我来”。

“这样赌,没意思,这些钱是我爸妈留给我娶媳妇的,我这次一股脑倒出来,我们就赌一次,这次王老虎你要是赢了,这八万多全归你,我们就赌这一把,你看看你那里有什么值钱的或者是钱也行”。丁长生一下子做出一个让全房间里人都目瞪口呆的决定,一局定输赢。

“这个不太好吧,再说了,我这里也没有这么多钱”。王老虎犹豫道。

丁长生透过眼镜,看到只要先发给自己牌,那么自己这一次稳赢,这才是他孤注一掷的原因,而且前面麻痹了王老虎这么长时间,目的也在于一击必中。

“虎哥这房子也值几个钱啊,就算是叁万吧”。陈标子在一旁帮腔道,其实他是眼红今晚的赌局,钱全让王老虎重走了,心里很是不忿。

“叁万这破房子值叁万?你们蒙谁呢?”丁长生不同意。

“那你说折多少?”王老虎晓有兴趣的看着丁长生。

“最多,最多两万”。丁长生发了发狼说道。

“好’“依你’两万’但是还有五万多。”王老虎皱眉说道,他本不想再继续赌,因为他老是感觉今晚太顺了,顺利的有点不同寻常。

“再加上嫂子不就完了,反正那也是个没用的货”。刘麻子在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滚你妈的,你怎么不把你媳妇弄来赌”。王老虎骂道。

“呵呵,我开个玩笑,虎哥,您哪能当真呢?”刘麻子笑了笑说道。

“王老虎,你还赌不赌,不赌就算了,咱们后会有期”丁长生不再给王老虎任何机会,他准备一举击垮他的贪婪之心。于是手伸向了桌子的方便袋,里面是捌万多元的现金。

“赌了,再加上我媳妇,八万,要是你认这个价,我们就赌,不认就算了”

“王老虎,你媳妇是镶金的还是镶银的,能值得了五万元,你骗谁呢,现在黄花大闺女值多少钱,我告诉你,两万一个,你媳妇值五万,你还真能开得了口”。

“你小子说什么呢,不赌就算了,我还不愿意呢”。王老虎气咻咻的说道。

丁长生一下子定住了,用手挠着脑袋,一下子挠下来好几根头发,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好好,赌就赌,拿纸笔来。”

“干什么?”王老虎眼一瞪。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于是,一张王老虎写的纸条就放在了桌子上,手里有一万的现金,房子折价两万,媳妇李凤妮折价五万,如果输了,这些都归丁长生。而如果丁长生输了,桌子上的那八万多的现金都归王老虎。

“那好,现在开始发牌了”。等王老虎和丁长生都写完了,陈标子迫不及待的说道。

“等等”。丁长生看着陈标子说道。

“怎么了,反悔了,现在还来得及”。王老虎不屑的说道。

“我有一个要求,这一晚上都是先发牌给王老虎,这一晚上都是我输了,这次我要求先发牌给我,否则,我不赌了”。丁长生说的很坚决。

“丁安保,你是说我出千了?”陈标子脸色一变说道。

“标哥,我信你,你不会这样做,这要是逮住可是要剁手指头的,我只是有这样一个要求,我想换换牌路”。

“虎哥,你看?”陈标子看向王老虎。

“好,就依着他,先发牌给他”。王老虎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