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我这樱桃不错吧?”坤子嘴上这样说着,可心里却在骂,“怎么就没撑死你呀!”

“呵呵,不错不错,真是你叔我吃过的最好的樱桃了,他妈的还是咱们这土头好呀,别的地根本就养不出咱这样的樱桃来呀!”

王金贵径直来到了坤子跟前,这时候王翠花也从小屋里走出来。

“是王大哥呀。你这是?”坤子还没开口,王翠花看着那一个大旅行包还加一个大篮子却是忍不住了。

“那天坤子送我一些樱桃吃,觉得不错,这不,我想再称些,去乡上送些给我那几个老朋友尝尝。”

“哦,咱这樱桃是不错,可以卖好价钱哩。”王翠花是女人,心里的小九九打得啪拉啪拉响,她当然不希望让支书白吃,至少也得让他知道这樱桃的价格不是小樱桃比的。

“是呀,贵也没办法,要是让我那几个老疙瘩知道了说没请他们尝鲜,以后还不得找我的茬儿?不过至于价格,我随行市走,你们一分也别少留。”支书王金贵说得很干脆,没有半点儿想占便宜的意思。

“那怎么行呢?就算是我送王叔的了!”坤子想想日后还在许多地方要用到这个土皇帝的,少不了也得送礼,还不如趁这个机会送了人情呢。所以,这人情的话也就说得斩钉截铁的,毫不含糊。

“坤子,你把你王叔当成什么了?你叔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主儿吗?前两天吃了你的樱桃叔这心里到现在还不得劲儿呢,叔跟你实说了吧,这次叔去乡上表示一下,也是代表咱们村里的意思,唉,你是不知道呀,那些家伙哪一个要是打点不到,这工作也不好开展呀,你懂叔的意思了吧?所以呀,这樱桃的钱也是村里出,你就不用跟叔客气了,该收多少收多少,而且绝对不能低于市场价儿。叔也是想帮你一把,头一年未必打得开销路,叔也没多大能耐,你知道,咱们村里穷,村委会要是花多了的话,也说不过去是不?”

听到这里,坤子的心里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王翠花倒也算明白人儿,早就去园子里摘了些樱桃过来让王金贵先吃着。

“呵呵坤子,这个我可就不付钱喽?”王金贵两眼眯成了一条线。

“叔,说哪里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来坤子都请你吃个够的。”此时坤子的心里顿觉舒畅。

一听王金贵书记是为了公事儿而送礼,而且这钱也是村上出的,坤子的心里顿时就舒坦了,王翠花也眉开眼笑的赶紧去里面挑了几棵好树给王金贵摘起了樱桃来。坤子本来也想帮着王翠花去摘樱桃的,却让王金贵给拽住了:“坤子,叔跟你说个事儿。”

王金贵神神秘秘的,同时掏出了一包烟来递给了坤子一棵。

“什么事儿,叔?”坤子为了表示亲近,干脆连那个王姓也给省了。接过烟来,王金贵先给坤子点了。

“想不想进步?”

王金贵一脸神秘的笑看着坤子。

“我不明白。”坤子笑了笑,估计应该是好事儿。

“叔看你这孩子不错,想让你进村委。这可是个大好的事儿,多少人想求叔,叔还不答应呢。要是你有这个意思的话,叔保准让你全票通过,谁他妈也不敢拦你。”

“这个……我行吗?”坤子虽然不清楚村委里到底有多大的权利,却知道村里不少人削尖了脑袋都要往村委里钻。

“怎么不行?你大学毕业,有文化,见过世面,不像他们那些土包子,说实话,叔还真缺你这么个帮手呢。以前你是在外面闯荡,叔不敢指望你,怕扯了你的后腿儿,现在你既然打算回来了,那叔就敢说这个话了。怎么样?”王金贵狠劲吸了一口烟,从烟雾里看着坤子。

此时坤子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他心说,我还真有了官运了,竟然这官儿还自己跑上门儿来了!

“那不影响我管理樱桃园吧?”坤子想了想,还是不舍得这樱桃园子。

“开什么玩笑!你看哪个村委耽误了种庄稼了?”

坤子想想也是的,那些个村委,不但耽误不了,还有不少人为了舔村委的屁股,争着给村委们种地呢,个个都跟过去的小地主似的。

“这个需要什么手续不?”坤子问。

“到时候你递个申请不行,我拿到两委上一讨论,也就是走个形式,很快就定下来了。不过,叔先跟你打个招呼,要是通过了的话,到时候你可得请大伙吃个饭的。”王金贵笑眯眯的说。

“没问题!”坤子顿时来了精神,他没想到别人那么难的事情,到了他这里却是这么的容易,心说,一定是那箱子樱桃起了作用了。他本没打算用那箱子樱桃换什么外快的,真是无心插柳柳成阴了。“嘿嘿,只是我进了村委,不知道能干个啥?”

坤子当然想知道这进村委会不会只是个人情幌子,要是进了村委,一点实权也没有,那有什么用?说不定到时候两头受气,什么好处也捞不着。

“放心,叔既然打算让你进班子了,就不会让你闲着的。不过,你只能心里有个数,现在可谁都不能说。”

王金贵只把话说了一半,那一半则留在了肚子里让坤子去猜。

坤子心里骂,真是个老狐狸,就两个人在场的话竟然还吐一半咽一半的。

“那就谢谢叔给我张罗了,以后我坤子一定不会忘了叔的。”

正表着忠心的时候,王翠花也已经摘满了那个篮子,然后又提了那个旅行包再去摘。

“叔,你先在这儿吃着,我去摘樱桃,别误了你的正事儿。”说完,坤子起身跟着王翠花就进到了深处。

摘完了樱桃之后,王金贵就让坤子马上过秤。坤子说他这里没有秤,因为他就没打算在这里卖。

“那你准备哪里卖去?”王金贵看着坤子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好奇。

“还没个准信儿,这怎么说?”坤子是个很低调的人,尤其是还没谱儿的事儿,他更不想先张扬出去,像刘局长答应下的这事儿,虽然说看着刘局长很有把握的样子,可他心里还是不怎么有底儿,毕竟一万斤左右的产量呀。

“叔就知道你小子是个能人儿!”王金贵颇为赞赏的说。

“就不用挂秤了,是叔来要的樱桃,随便给点儿意思意思就行了。”坤子说。毕竟王金贵刚刚提了进村委的事儿,接着就跟人家要樱桃钱,会不会把那大事儿给弄黄了?

“叔说过了,这是村里用的,不但要给,一分都不能少的,这样吧,你跟到我家里来,咱们让别的村干部过秤,怎么样?”

“叔你说什么呢,这么几个樱桃,值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就算是我坤子送叔吃了又怎么了?”坤子满不在乎的说。这一年在外面的时候,坤子也学会了假意应酬。

“不跟你唠叨了,我回去让别人过秤就是了,既然你这么倔,叔也不会亏了你的。”说完就挎着篮子,提着大旅行包出了园子。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