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少管闲事,不然的话连你一块收拾。王老虎喝道。

“呵呵,王老虎你真是瞎了狗眼了,这是寇厂长的保镖,寇厂长是我表叔,你说说他能不管我吗,杜大哥,给这只老虎拔拔毛,这小子赌输了不认账。”丁长生一个箭步跳到了杜山魁身后藏了起来。

“让开,不然的话我连你一块收拾喽。”望着面前的杜山魁,王老虎大发脾气,而这时候一看,自己的赌友陈标子和刘麻子都已经不见了。

“来,试试”。杜山魁一动不动的说道。

王老虎和杜山魁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没有两个回合,王老虎就被桂山魁给死死的掘在了地上,一只手被狠狠的绕到了背后,看那样子,不是一般的痛苦。

“丁队,你说句话,要我怎么样才放手?”王老虎撕心裂肺的说道。

“王老虎,你算计谁不好,偏偏要算计我,还要去李建设家后院点火,你真是活腻歪了。

“啊,你都知道,谁告诉你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今天你认不认输?”

“认了,我认了,你想我怎么样?”

“也不怎么样,明天去和李凤妮离婚,我把这破房子还你,你要是不去,也好,我看你是不是还有脸呆在芦家岭,老婆都被你赌给别人了,你还好意思出门吗?”

“我去,我去,是不是陈标子告诉你的?”王老虎问道。

“王老虎,你觉得问这有意思吗?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何必搞那么清楚呢”。丁长生模棱两可的说道。

“杜大哥,放开他,我们走,王老虎,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事,要是以后再在背后算计我,下次我一定弄死你”。丁长生脸色阴冷的吓人,就连在部队杀过人的杜山魁都感觉到了丝丝冷气。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