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秦星月突然吐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除了林云。

保镖急忙将秦星月扶起,可是刚刚碰到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秦星月身上的寒气居然比之前严重了将近一倍,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微弱!

保镖急忙松开秦星月,脸上满是惊恐,要是让家主知道他没保护好秦星月,那他就死定了!

随后他又惊又怒的对着华显宗吼道:

“华老!我们小姐敬你是神医,如此相信与你,可你竟要害她!”

“要是我家小姐出了什么事,哪怕你是御药阁阁主,我们家主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听到此话,华显宗脸上也露出惊慌的表情:

“不应该啊...怎么可能会这样,我开的药方分明就是驱除寒气的啊!现在寒气已经驱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是不是你干的!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你是不是抓错药了!”华显宗猛地抬头,看向了刚才抓药的药仆!

“华…华老…不是我,我都是按照您给的药方抓的药,绝对没错啊!”

药仆瞬间慌了!

如果真让华显宗把锅甩到自己身上,秦家肯定会杀了他的!

“那,那肯…肯定是药量不够,快!再给星月喂上一些汤药!”

华显宗急忙端起汤药,就要朝秦星月嘴边喂去。

保镖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听从华显宗的话。

“你要是再喂她两口,我就真的救不了她了。”

就在这时,林云淡定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有他妈你什么事?小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我们小姐现在有生命危险,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保镖一把将林云拽得双脚离地,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林云面色不变,只是轻轻一推,壮如牛的保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居然踉跄地退了好几步!

这一幕直接让他傻了眼!

“我劝你还是对我放尊重点。”林云掸了掸胸口并不存在的灰尘,淡淡道:

“因为现在这里,只有我能救她!”

“什么?”保镖愣了一下,随后怒极反笑。

“你算哪根儿葱啊!还要救我们小姐!连华神医都没有办法,你难道比华神医还牛逼?”

林云淡淡一笑:“严格来说,我确实比他厉害亿点点。”

华显宗此时的脸色黑得跟碳一样,他眉头紧皱厉声呵斥道:

“小子,我华显宗这辈子救过的人没有几十万也有十几万了,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听到华显宗那嘲讽轻蔑的话语,林云并没有生气,而是指着秦星月说道:

“那,这是什么情况?”

华显宗瞬间语塞:“这…这只是个意外...“

“况且你刚才也说了,即使华佗再世也难救,难道你比神医华佗还要厉害?还是说你就只是个满口谎言和大话的废物!”

林云微笑道:“实话实说,就算华佗在世,也只会对我心悦诚服!”

“噗!”

林云这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了,直接一口喷了出来。

而此时的秦星月也渐渐恢复了一丝意识,听到林云的话后,气喘吁吁道:

“你…你给我滚出去!”

“混蛋!就你也配和神医华佗比?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我动手才知道滚出去吗!”

保镖说着便攥起拳头朝林云走去。

“等一下,这小子既然口出狂言,说他的医术比神医华佗还要精湛,那就让他治!我倒是要看看他有几分真材实料!”

华显宗双眼一眯,冷冷喝道。

“这……”保镖和秦星月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起来。

秦星月无助地闭上了眼睛,虚弱不堪道:

“听华神医的吧…”

她命在旦夕,现在也只有听华显宗的话才有一线生机了。

“小子,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我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要是治不好我们小姐,我就打断你的手脚拖出去喂狗!”

听到秦星月的话,保镖也不得不答应下来,但还不忘威胁林云两句。

林云听到此话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合着自己两头都是死呗。

而华显宗则是面目平静,一副事不关己看戏的样子。

本来自己把秦星月的病情治疗得更加严重,一辈子的名声可能都要毁了,甚至还有可能遭到秦家的报复!

现在林云主动出来背锅,简直就是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

到时候只要自己咬紧是林云把秦星月治成这样的,那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他现在都想抱住林云亲两口!

林云没有丝毫犹豫,拿出了那颗暗红色药丸,递到了秦星月面前:

“秦小姐,这颗药丸吃下,保你恢复如初。”

秦星月黛眉微蹙,轻轻嗅了下,苍白的俏脸露出嫌弃的表情:

“这...药丸是用什么做的?为何会有一股血腥味?”

华显宗走上前闻了一下味道,接着面色一变,讥笑道:

“星月,这个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啊!居然敢用自己的处男之血为药引做成丹药给你吃!这简直就是在羞辱你!”

什么?处男之血!

秦星月和保镖以及药仆听到华显宗的话,当场大惊失色!

难怪这个气味如此怪异,难怪这林云会变的虚弱,原来这颗丹药竟然掺杂了他的处男之血!

最过分的是,竟然还想要喂给秦星月吃!

这是什么癖好!

秦星月从小到大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碰过,现在居然遭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如此对待,这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林云有些尴尬,急忙解释道:

“这丹名为童血天引丹,就是以处男之血作为药引的,对驱除寒毒有着极好的效果,并不是我在故意侮辱秦小姐!”

华显宗不屑道:“真是荒唐!老夫行医六十载,从未见过以男子处男之血为药引的丹药!这怕是庸医和江湖骗子才会编造出来的丹药!”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华老,你不知道这种丹药,只能说明你见识短浅!并不能证明它不存在!”

林云不卑不亢,敢侮辱傲世邪医,纵使对方是华显宗,他也绝不能忍气吞声!

“不仅侮辱我们小姐,还敢对华老出言不逊,你还真是找死啊!”

保镖这下彻底忍不住了,直接从口袋中拿出折叠刀朝林云冲了过去!

秦星月在他心中那就是圣洁的不可亵渎的仙女!可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用那种东西侮辱她!

要不是华显宗闻了出来,恐怕秦星月现在已经将其吃下了!

林云担心被看出来丹药的异常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还用了其他几副气味重的药材来遮盖。

可没想到还是被华显宗给闻了出来。

传承中所记载,解除寒毒需要以男子处男之血为药引。

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很绝望啊...

看着痛苦虚弱的秦星月,林云心下一横:

不管了,再拖下去秦星月可真就神仙难救了!

为了救人,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林云眼神一凛,几个闪躲轻松躲过保镖手中的刀子。

随后,在秦星月和其余几人震惊的目光之中,直接将那暗红色丹药强行塞进了她的嘴里!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