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通咯咯咯地笑着:“是啊,都能用得起玛莎拉蒂……钥匙的男人会愁工作吗。你就别阻拦他了,到时候人家还说你多管闲事了。”

林彦宇看着落井下石的男同事们,顿时面无表情地说:“是,在这里只会耽误我赚钱的速度。”

林彦宇对着还担心的夏思彤微微一笑:“我真没事,过的会很好的。倒是你好好工作,我走了,不耽误你工作了。”

夏思彤点头,还有些不放心:那你到时候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及时和我说,我们可是加了微信的!”

林彦宇乍地想起来夏思彤刚刚来到公司后,遇到问题加过微信咨询过自己。

林彦宇对着夏思彤点点头,微微一笑:“好。”

随即林彦宇就走了。

他看得很开,不干就不干,下一家更好。

大不了他就不工作了,拿着慕盛娇给的那些零花钱去创业,也比在这里看人受气要好。

他本来就不想要在家里混了,经常加班,还没加班费,同事和上司又这个德行,干嘛不走。

这家公司唯一的好人估计就只剩下夏思彤了,就希望妹子能比他走运一些。

林彦宇是潇潇洒洒地去停车场把玛莎拉蒂给开走了。

公司内,一伙男同事还在谈论着林彦宇的不自量力。

夏思彤顿时就不高兴了,那甜美的容颜带着不高兴:“不允许你们背地里这样说他,林彦宇这样多勇敢。”

结果那些男同事就开始酸了:“勇敢个啥,我看思彤你是太好骗了,对他开了什么滤镜吧。”

“就是,他也真敢裸辞,外面工作哪这么好找,他竟然还敢和经理这样吵,就不怕下家因此对他有意见吗。他这样没有规划地辞职,这不叫勇敢,这叫傻。”

夏思彤的樱唇不悦地撅起,双手插在腰:“不准这样说他!不然的话以后你们需要我帮忙改东西,我都不帮了!”

“别别别,我们错了还不行吗。”男同事们只能求饶了。

谁让夏思彤长得漂亮,写作能力强,所以大家每次写报告的时候都喜欢让夏思彤过目修改一下。

只是不知道夏思彤为什么就帮林彦宇说话呢,真想不通,明明林彦宇这么普通还无趣。

在大家悻悻然开始工作的时候,偶然看向窗外一瞥的百事通顿时面色不对了,说:“不对,玛莎拉蒂被开走了!”

大家听后猛地就围在窗户边上,真的见着玛莎拉蒂开出写真楼朝外开去。

有人开始露出了诡异的神情:“不会真的是林彦宇开的吧?”

“怎么会呢。林彦宇几斤几两,大家不清楚吗?但是好奇怪,时间线凑得好巧呀。”

百事通也是活见鬼的表情:“真是神了……”

这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多半和林彦宇有关系。

只是没想到林彦宇真的打肿脸充胖子,他是疯了吗,竟然租这么贵的车!

……

林彦宇悠闲地在慕家的庄园里修剪树枝。

倏然自己的衬衫衣角被轻轻地一扯,林彦宇猛地转头,就看见睁着水汪汪眼瞳的慕盛娇。

她穿着若草色的蕾丝长裙,在阳光之下,清透白滑的皮肤娇美盛艳。尤其是仰着脸望着他的时候,林彦宇被美得震慑了一下。

“你是不是辞职了?”慕盛娇试探地问着。

“对,你怎么知道?”林彦宇还没来得及告诉慕盛娇,他怕她介意自己是无业游民,赶紧说,“我已经投了简历,可能过一段时间就有offer了。”

“啊。”慕盛娇顿时就流露出一副遗憾的样子,“不要嘛。”

“啊?”林彦宇看着慕盛娇撒娇,顿时一脸懵。

慕盛娇委屈巴巴地望着林彦宇:“我还想要你来我公司呢。”

林彦宇瞬间心花怒放,不可思议地要命:“什么?”

“我想要你出任慕氏的副总裁位置,不知道你愿意吗?”慕盛娇渴望地望着林彦宇,“当然你要是觉得为难的话拒绝也没关系的,一切看你。”

林彦宇顿时感觉到自己来到了人生巅峰。

那可是慕氏啊,年收益都是几百亿起步的大公司!

结果现在自己要去当副总裁?

没听错吧,不是从基层做起,是直接就开始做公司的第二老大,就仅次于慕盛娇?

“我当然愿意。”林彦宇简直求之不得。

慕盛娇顿时露出了笑颜:“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就去公司吧。”

可是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慕盛娇就接到了电话,需要外地处理紧急事务。

“你一个人去公司可以吗?”慕盛娇匍匐在林彦宇的床边,她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不舍得,眼尾都红了。

“放心,我肯定没关系的。”林彦宇轻轻地拍拍慕盛娇的肩,“倒是你出差不能太累。”

慕盛娇小鸡啄米般地点头,随即就说:“你放心,我最迟今晚就回家~我会给你带礼物的,另外公司内我会让小悠负责你,你别担心。”

小悠是慕盛娇的秘书,因为总是来家里,所以林彦宇和小悠还是有些熟悉的。

林彦宇说:“好。”

慕盛娇这才直起身来,去换衣间换了一身衣服后就拎着包包出发了。

林彦宇想到今天要去慕氏上任,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这么大的慕氏呢,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见,哪想到现在自己能成为慕氏的二老板呢。

林彦宇开着跑车就到了慕氏。

这里的特定楼层是需要刷卡才能进入的,所以林彦宇来到了前台,说:“给我按33楼电梯,谢谢。”

前台HR上下打量着林彦宇,顿时就语气有些不善:“不好意思,面试的话在一楼126房间,高楼是不允许外来人员上的。”

“我不是来面试的。”林彦宇说。

“你不是来面试的,那是外卖员吗?”前台HR更是敷衍了,直接就用眼神使使说,“外卖放在柜台上就行。”

林彦宇特别郁闷,他强调:“我不是外卖员,我是新来的副总裁,请帮我按楼。”

“副总裁吗?”HR的眼睛里明显染上了嘲意,好像在说林彦宇别开玩笑了,“现在不是谁都能假冒的。”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