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

徐阎进行多方位的分析后一言不发地看着兹卡两人,端着茶的小柒收到兹卡的眼神示意后立刻揽责。

“对不起,是我没有把外置因素告知组长。”

小柒将茶杯放在桌面,态度诚恳的认错,兹卡则一脸歉意地看着徐阎。

“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们工作不到位,你也多多包涵……既然你说有问题,那就返修!”

“只是我很好奇,这批武器……到底出什么意外了?”

徐阎接过小柒递过来茶杯,神情严肃。

“膛线偏移零点五毫米,中近距离不会出现偏差,但距离一旦拉开,必出问题。”

兹卡惊讶的咦了一声;“零……零点五毫米?这种偏差能靠肉眼分辨?”

别说零点五毫米了,就算是五毫米,用肉眼也无法察觉,虽然徐阎科研实力顶天,可观察到这一细节……

可能吗?

他甚至有理由怀疑,徐阎是在新官上任,准备烧那三把火。

徐阎看出了兹卡的想法,冷笑一声。

“我的眼睛就是一把尺!要是不信,只管上机器去测。”

“但凡误差超过零点一毫米,我亲自去打螺丝!”

兹卡闻言连连摆手。

“别别别,让你去打螺丝,可真是大材小用了,既然你有绝对的把握,那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办!小柒……”

“通知原理构造组,让他们重新画图!”

小柒蹙眉许久,有些担忧。

“可重新画图要……”

“去!按照老徐说的做!”

小柒长叹了一声,最后无奈地离开了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就剩下徐阎两人,兹卡沉思了许久,终是开口。

“咳咳……,老徐啊,那个什么……玄武防御体系,还需要多久才能破解?”

徐阎沉默片刻后抬起右手,伸出食指。

“最快一个月。”

“虽然我是玄武防御体系的初代工程师,但后续的几次更新我并没有参与,具体改成了什么样我也不能确定。”

“所以想要打开蓝星的突破口,必须给我时间。”

……

整个直播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片刻后所有人爆发!

“不是说玄武防御体系是被暴力损坏的吗?怎么又和这个畜生扯……对啊,玄武防御体系是他创立的,怪不得……怪不得啊!”

“这畜生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玄武防御体系被破坏的那场战役,蓝星损失了总人口的两成才勉强守住第一波,到反击,已经损失了近四成人类,这样的代价,何其昂贵!

可现在,居然成了徐阎投靠外星人的筹码?用数以亿计的生命,来奠定他当狗的这条路!

“他妈的王八蛋,害死那么多人的罪魁祸首,他不死,英灵难安啊!!”

“杀了他!记忆我们不看了!!这种人必须死!”

……

兹卡得到这个答复后满意地离开,徐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缓缓站起,走到办公室的另一侧,目光看向一颗蔚蓝的星球。

“蓝星啊蓝星……只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可千万别一波都熬不过去。”

徐阎说完这句话,便立刻走向了电脑,着手进行编程……

联合国实验室,郑忠华在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叫停直播,然后隔着单向玻璃紧盯徐阎。

说实话,他刚刚那一瞬被吓到了,徐阎竟然会毫无征兆地进行玄武防御体系破解。

虽然这是三年前的记忆,但毕竟涉及了玄武防御体系的底层代码,要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直播被掐断,白鸽国最高领导人多米诺气愤地找上郑忠华。

“不是说好公开所有记忆的吗?你们为什么要中断直播!”

郑忠华看了一眼多米诺,语气平淡。

“这段记忆关乎玄武防御体系,事态严峻,我希望你能明白其中的分量。”

多米诺哼了一声:“那为什么联合国内部直播也被关闭了!”

郑忠华扫了一眼四周,意味不明。

“因为独有,所以无可奉告。”

……

直播延后了一整天,再开启的时候,徐阎正站在外星基地甲板的上方。

广袤的宇宙尽收眼底,其中有陨石移动。

“对面基地是做什么的?”

徐阎手指远处不足指甲盖大小的方向,那里散发着一点微弱的光芒。

“那里是士兵训练基地,和我们不在一个部门,不过我很意外,组长你的视力居然有这么好。”

小柒十分吃惊,两个基地相隔万里,对比下来就是沙子里找盐,他居然能发现?这视力,怕是能比肩宇宙级战士了。

不远处有一条无限向下延伸的阶梯,望不到尽头。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一扇巨大的石门出现在眼前,识别装置对徐阎进行扫描,却给出权限不足的回答。

询问小柒,她则便是自己也不清楚。

又往下走了一段距离,依旧一无所获,徐阎无奈返回甲板,掉头往回走,却偶遇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

他们行色匆匆,貌似在执行什么任务。

刚回到测试工程部门组长办公室,立刻就有人敲响了房门,送来了一份厚厚的文件。

“组长,这是最新一列的审查报告。”

徐阎看了几眼后点点头,抽出一部分后随即出发。

部长办公室,徐阎透过玻璃,发现兹卡正在进行视频会议,等会议结束,他才推门进去。

兹卡一脸劫后余生地看着进入的徐阎,叹声不断。

“怎么,看样子是出意外了?”

徐阎将文件放在桌上,有些好奇地抽了一把椅子坐下。

兹卡咽了咽唾沫,神情有些无奈。

“老徐,有件事我想要拜托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徐阎想了片刻。

“有危险的话就算了。”

“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兹卡打开电脑,将一份文件复印出来后交到徐阎手中。

“刚才我还在想,这次的交易计划派谁去比较合适,现在看来,是非你莫属了。”

“我手底下的人虽然懂武器,但交谈能力不及你千分之一,交谈能力好的,却不懂武器构造,也就你这种全能型人才可以一试。”

“这次和我们交易的是M785星云的萨克斯人,他们信奉战争之神,对于武器的要求十分苛责,所以十分了解武器的差异。”

“虽然已经确定了交易,但我更希望能赚取更多的利益,老徐,可愿意帮我这个忙?”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