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秦星月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她不敢相信林云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做出这种事!

她拼命地干呕着,想要将其呕出!

但是丹药入喉及化,她想吐也吐不出来!

相比于胃里的翻江倒海,秦星月心里的屈辱更甚,她几乎想要当场杀了林云!

她的心中满是绝望和愤怒,发生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对纯洁如冰的她最大的亵渎!

此时,她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我脏了……

“妈的!我要杀了你!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保镖看到这一幕之后,眼珠子都几乎要爆出来!

一声怒喝过后,他疯狂地朝林云挥舞着手中的匕首!

“对…对不起秦小姐!我也是为了救你!”

林云一边手忙脚乱的躲着,一边拼命解释道:

“你体内的寒毒即将爆发,我不这么做你真的就必死无疑了!”

秦星月双眼失神,一动不动,仿佛整个人丢了魂一般。

华显宗看着林云冷笑了一声:“星月会不会死我不敢保证,但是你居然敢做出这种事,等死吧小子!”

“还敢狡辩!去死吧!这就是你玷污我们小姐的下场!”

保镖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挥舞匕首的动作凌厉无比!

林云虽然踏入炼体境,但是面对带有明晃晃武器的凌厉攻击,依旧疲于招架,身上很快就多了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几个回合下来,他躲闪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很快便被逼到了墙角,即将无处可躲!

眼看着匕首就要刺进心脏,林云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奶奶的,下辈子再也不多管闲事了!

没有收到对方一句感激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小命搭了进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悦耳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住手!”

保镖猛地停滞,一脸不解地看向秦星月:

“小姐!这小子竟然敢那样侮辱你,我一定会杀了他...”

只见秦星月缓缓站起身来,小巧而精致的脸上此时满是难以置信:

“我体内的寒气…不,是寒毒!好像…消失了!”

“什么!”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包括华显宗在内的几人全都呆在了原地!

消失了?!

而且听秦星月的话,她也相信了自己体内的东西不是寒气,而是寒毒!

连华老都治不好的病,居然真的被林云给治好了!

“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这种治疗方法,绝不可能……”

华显宗彻底懵了,甚至都变得语无伦次!

因为眼前的场景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将他几十年来的医道知识摧毁得支离破碎!

死里逃生的林云长舒了一口气,看向秦星月道:

“秦小姐...你体内的寒毒并没有完全消失,还需要至少五个疗程才能彻底治愈。“

“不过现在已经和正常人无二了,以后就算不治愈,也不会像今天这么痛苦了。”

“什么!还要五个疗程?”秦星月和华显宗的脸上再次布满震惊!

“额…如果嫌太长的话,我多加一些处…额…药引,两个疗程也能治好!”

林云差点儿说出‘处男之血’几字,急忙改口!

“我靠!只要两个疗程?”华显宗的嘴中直接爆出了一句脏话!

他刚才震惊不是嫌弃时间长,而是觉得实在是太短了!

秦星月的脸上也满是震撼和难以置信!

她从小到大都被寒毒所折磨困扰,自然知道要想彻底驱除有多么困难!

而林云居然说只要两个疗程就能治好!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不对!是神迹!

华显宗眼神中闪过一丝狂热,深吸了口气,认真道:

“小友,先前是我眼拙冒犯了你,老夫...给你赔个不是!”

“请问,可否告知尊师的名讳?”

他不仅道歉还在话语中带上了‘小友’和‘尊师’,与之前对林云的态度可以说是判若两人,可见他的内心有多震撼!

看到华显宗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保镖和药仆都傻了眼!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华显宗对一个人如此尊敬!

“额,我没有师父…”林云挠了挠头道。

他确实没有师父,这些都是从傲世邪医的传承里得到的。

如果非说有的话,那老鬼就是他的师父。

华显宗还以为林云是不愿意告诉他,也没有生气,而是站起身来微微躬身:

“既然小友不愿告知尊师名讳,我也就不强求了。“

“只是没想到我华显宗虚活大半辈子,居然一直都在坐井观天!小友...可否答应老夫一个请求?”

华显宗怎么说也是大京市第一神医,现在却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秦星月此时的脸上也没有了愠怒,而是一脸好奇地看着林云,心中暗暗震惊:

大京市何时多了这样一个如此年轻的医道神人?连华老都对他尊敬不已!

“华老您不必否定自己,刚才是我有些着急,对您的不尊还请谅解。”

“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不会拒绝。”

林云也是拱手回敬,华显宗的声望在大京市那可是数一数二的!

自己要是和华显宗打好关系,什么穆家闫家,全都得在他脚下颤抖!

“我...想要刚刚的丹方,价格你随便开,我不会有任何讨价还价!”华显宗满脸期待地看着林云道。

“这…恐怕不行…就算我把丹方给了你,你也无法炼制出这样的丹药...”

林云有些为难。

这个丹方其余的药材倒都是次要,最主要就是药引----处男之血。

而且还必须是蕴含天地灵气的精元之血,这才是驱除寒毒的真正因素!

而华显宗不仅没有天地灵气,还不是个处男……

“这样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华显宗的脸上的失落显而易见。

突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激动地抓住林云的胳膊。

没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只听噗通一声,华显宗直接双膝跪下,兴奋地吼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拜小友为师!你看如何?”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