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案件进入了一个节点,可是要说起杀人动机,李柏没有杀人动机,这张安安想必还是要巴结李柏;若是情杀这肯定是不可能了,那如果是激情杀人呢?

虽然没有证据去证明李柏的清白,可是夏辰峰下意识的觉得,李柏不是凶手。

夏辰峰捏了下自己的眉峰,每当有了案件,在没有破案之前,自己是怎么也休息不好,这张安安事件从昨晚开始,夏辰峰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如今眼角都要出血丝了。

“峰哥,你先去休息会吧,这里有兄弟几个呢?”小刀看着夏辰峰疲惫的样子,掐灭烟头关心说道。

夏辰峰微微摇头,“之前让你们去查的张安安人际关系怎么样了?”

“报告马上就好了,张安安在公司人缘不是很好,平时没有什么朋友,周围的同事反映张安安比较贪慕虚荣,还喜欢占小便宜,所以大家都是一般的同事关系,没有和谁特别近的。不过之前听说,好像有一个男的对着张安安一直紧追不舍,现在技术部的同事正在复原那个已经被毁的差不多的手机,相信等下就有消息了。张安安的父母是一个小学的教师,白天已经通知了,预计明天早上可以赶到这里。”

夏辰峰点点头,抬头,看见一个高挑的短发女子,手中拎着咖啡,此时倚着走廊一端的墙壁,微笑看着自己与小刀。

小刀转头一看,居然是法医谢田,暧昧的笑了一下,拍着夏辰峰的肩膀,“峰哥,我去看看那个手机恢复的怎么样了啊!”

路过谢田的时候,接过了谢田递过来的咖啡,大笑着说道,“哈哈,谢谢谢主任的咖啡了啊!”谢田看着小刀跑远,直着身子,走近神情很疲惫的夏辰峰,拿下夏辰峰刚刚拿出的香烟,将它放回了香烟盒里,“这个还是少抽点吧,喝咖啡吧!”

夏辰峰看着自己手中的香烟被抽走,一杯温暖的咖啡被塞入了手中,缓缓舒出一口气,“谢了!”

谢田微微一笑,看着有点英气的脸上这一刻柔化了很多,“我是来送报告的。”

夏辰峰看了一眼谢田,微微皱眉,一手拿过报告,打开,谢田开口说道,“死者心脏上的伤口是被一个十字螺丝刀贯穿造成的,能造成这个伤口,凶手的力气应该不小。”

夏辰峰紧紧皱着眉头,“死者没有反抗的迹象吗?”

谢田微微摇头,“完全没有,死者的双眼被挖,工具应该也是这一把十字螺丝刀,而且应该是在死者还没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被挖的。不过死者体内酒精浓度百分之零点四,完全可能是晕迷的状态了。还有,这是在死者伤口发现的微量元素,已经分析出来了,是铁屑和烷烃、烯烃、环烷烃、芳香烃、多环芳烃与少量硫的组成物,初步鉴定,是柴油。当然还有很多杂质,现在基本断定,这一把凶器外表看起来,应该不会很干净……”

如果对于一个清醒的人来说,遇到这种事情一定是会有反抗,但是那时候的张安安已经是醉酒了,很有可能都已经失去了意识。

现在已经证明,凶器是一把十字的螺丝刀,上面带有铁屑与柴油,还有很多杂质……这说明,凶手的这把凶器应该是有过使用的,能接触到铁屑与柴油,是什么工作呢?

看着手中的报告,夏辰峰皱着眉,“被害人体内酒精浓度已经达到醉酒,可是按照之前的监控视频查看,张安安与李柏离开酒店的时候,她还是清醒的。”

说完,夏辰峰一口喝完了大半杯的咖啡,将杯子一扔,准确的扔到了远处的垃圾桶内,“这次应该是熟人作案,至少遇害者与凶手是相识的,或者说凶手很了解她的作息时间和习惯,张安安的人际关系不是很复杂,明天我安排小刀他们重点排查下她周围可能会使用到十字螺丝刀工作的人员。还有她的父母估计明天可以到苏市了。谢田,要麻烦你了。”

谢田斜眼看着夏辰峰,大家都说夏队长是一个冷漠的人,可是谢田却是知道,夏辰峰从来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只不过他是一个非常善于伪装自己的人。

如果不是之前偶然的一次机会看见夏辰峰在安慰死者的家属,虽然不善言辞,但是那神情却是真真切切的,她也不会对这个男子有好感。

谢田笑着,举起咖啡杯,“放心吧,你可是欠我一顿饭哦。”

夏辰峰微微一笑,穿过走廊上的窗户,看着外面的路灯,这一场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路边很多的证据也是被冲刷掉了,如果找不到其他的证据,这李柏可能要成第一嫌疑犯。

如果能找到凶器,或者这个案子就有突破的可能性了。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李柏作为星辰集团的总经理,自然是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夏辰峰小组面临了很大的压力,上面已经有了通知,这个案件必须要尽快的破案。

小刀眯着双眼,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要不听使唤了,可是面对众多的资料,他只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眯着双眼,继续查看这些资料。

“峰哥,我觉得杀害张安安的那个人一定是对张安安有着很深的仇恨,而且胆子不小,在路边就实施了作案,要是周围有人路过,那岂不是马上就被抓到了吗?”小刀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一个胆大的凶手。

在大庭广众下可以安安心心的杀人,而且杀人之后还挖去了双眼,将伞撑着死者,完全就没有隐蔽起来,就像是等着被发现一样。

这样的人,一旦成功了,那杀人的欲望就会无法被抑制,极有可能会实施第二起犯罪。

夏辰峰看着死者的照片,以及现场的照片,“根据报案人的说明,死者与他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左右,也就是死者死亡的时间,如果不是市区的交通因为下雨而导致的拥堵,很有可能,报案人到的时候就是死者被杀的瞬间,你刚刚说的不错,凶手的心理素质很强,对于这一次的犯罪应该是计划了很久了,他非常的清楚张安安的习惯,对于一个深夜醉酒还要出门的女子,他觉得这个是很完美的犯罪对象。”

"

点击阅读全文